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余涵宇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云梦吐大荒——余涵宇的山水画世界

2011-05-17 16:24:1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耀文星
A-A+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一批具有求新求变意识的青年山水画家崛起于画坛。他们依托着时代的发展和中西文化碰撞的磅礴背景,变古为新,引西润中,同时又思考民族的艺术精神,在传统与现代的双向反思中,逐渐确立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岁月无声,当时的青年画家现在逐渐迈入盛年,图式风格上也渐趋于成熟稳定,成为当代山水画坛重要的一支中坚力量。在这批画家中,余涵宇在山水画上的探索,颇值得我们注意。

  我第一次听到余涵宇这个名字是在杨长喜先生那,他对我盛赞余涵字的勤奋和艺术上的独特造诣。长喜先生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个老师前辈,他对一个人的认同是非常有原则的。这使得我开始对余涵宇的山水画艺术作进一步的关注。在关注的过程中,他不拘泥于传统的创新精神及作品中强烈的现代感引起我浓厚的兴趣。我感到,余涵宇的作品以一种全新的现代构成语言淬炼出浑蒙的宇宙奥境,这种境界是宇宙生机与画者内心感情合一的产物,具有神秘幽深的美学特征。我一直以为,山水画在视觉造型上最重要的是“笔墨”与“丘壑”,而最终震撼观者心灵的是“意境”。作为余涵宇的山水画作品来说,他的笔墨技巧、丘壑造型、章法布局,无—不浸透了他深厚的思想感情,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求索过程中,他打通了传统与时代的脉络,最终陶冶出雄秀神奇、灵动幽秘的山川妙境。

  余涵字的山水画作品,首先是具备个性化的当代笔墨品格。他的作品中没有对前人简单的因循与重复,同时也没有一味简单的去描摹自然。我认为在山水画创作中有两种倾向不可取:一是泥古不化,二是过于描摹自然。在这两种做法中,前者是古人奴隶,后者是自然的佣仆,都没有表达出当代人在山川前的感受与思考,因而也不具备学术意义。实际上今天我们的文化环境、物质境遇已经与过去有了很大不同。西方现代生活方式以及与此相关的一整套文化体系、价值观念的大量传播也使得时代的审美发生着变化。抽离了这一点去谈文化建设是不切实际的迂腐,因为人类文化的发展始终离不开其所处的时代社会环境。在这种环境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物质生活节奏的加快在呼唤个性精神的解放。在整个人类文化进程中,个性解放也是启蒙运动以来一个核心的问题。在这样的语境中,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中国艺术特有的魅力如何以新的面目适应时代的审美需要?传统的艺术精神义如何以新的形式感动当代的读者?对此,余涵子用他的艺术探索作了自己的解答。在他的作品中,我读到他在传统与现代的互相参照中,筛选传统的笔墨丘壑浯言,汲取西方现代构成的表现形式,同时以自己的生命状态为依,对传统与现代进行重新解构,寻找出自己个性化语言的表述方式。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而且,正是因为他有这样的意识,造就了他作品独特的艺术品格。

  余涵宇山水画使用的艺术语言,既不是大笔头的写意,也不完全等同于细笔的青绿重彩。而是一种以注重笔墨的小笔勾皴以青绿渲染。他的笔墨有书法式的律动,同时又具备一定的图式化特征。特别是他对山石肌理结构的描写,已经形成一套符合传统笔墨规律的个性化程式。他在勾、皴、擦、点、染中,以笔见墨,层层积染,把西部山川丘壑斑驳的质感和微妙变化表现的十分到位。当然,余涵宇的笔墨虽然巧于微观的细致,却每每能追求宏观的深度和远度。这种微观与宏观的重要连接点就是古人说的“布局”或者说今人所说的“构图”技巧。余涵宇山水画构图十分重视现代构成,他已不再满足于传统文人山水绘画的“三远”式常规构图或即情应景式的逸笔草草,而是将传统绘画的笔墨和物象打破,以现代构成进行分割处理,脱变成胸中意象图式,使之更具有现代感,也更具备撼人心魂的视觉张力。值得注意的是,余涵宇在山水画构图布局上运用现代形式构成却又往往符合古人传统的“取势”之理,或者可以这样说,对于古人传统的布局“取势”,余涵宇没有沿袭其外在的样式,却对其中的规律深有体会。古人讲山川龙脉开合起伏,实际上也包含着深刻的辩证法和构成意识,黄宾虹说“古今中外,理法不殊”,对此,我们应该作如是观。在构成与开合起伏的基础上,余涵字山水画强化了自然大的运动,大对比、大冲突,创作出充满崇高之感、天人之思的山川恢弘景象。此外,余涵宇山水画还具备抽象肌理美感,为此他打破了传统山水用色的清规戒律,运用粉绿、泥金,甚至把重墨与粉紫色配在一起,共同营造一种金属斑驳之感。显得十分新颖独特,具有十分鲜明的时代精神和现代意蕴。如前文所述,我们不难发现余涵宇对绘画现代形式感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这种追求也反映了他对艺术当代性的深刻体悟,石涛说: “笔墨当随时代”实际上绘画的形式感也当随时代,唯有如此,方能体现当代的思想,传达当代人的感情。

  当然 余涵宇山水画反映出当代精神并不意味这他对传统的割舍与抛弃。实际上,其作品无论是局部的云水树石,还是宏观的神韵意境,都与中国山水的伟大传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深入研究过传统山水画的哲学要义,尤其重视其中宗教般得崇高精神和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的人文精神。他作品中将真实的山水和心灵的山水结合起来,淬炼心象,与传统山水画“澄怀观道”的艺术精神是一脉相承。他在作品中对人生、宇宙、对大自然的思考,其理路暗含于陆九渊所谓“宇宙乃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式的心学思辨,他笔下的光影迷蒙,恍兮惚兮,是一种物我唯一,自由精神境界。“致虚极,守静笃”(老子《道德经》),中国山水画从来都有着一种从个体生命的角度体验天地宇宙的永恒、体味人在此中的自由的哲学凝思,以及“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的美学意蕴。这些才是中国山水画真正的精华所在。从余涵宇面向自然、融于自然和以自然为观照、以心源为师法的为艺态度,不难看出他对传统山水精神 的理解。而这些,恐怕才真正是他在山水上创造精神的渊源所在。

  我与余涵宇素昧平生,除了闻其名、观其画作,至今未有半面之缘。在他的简历中,我知道他是湖北云梦人,则不仅有所联想。云梦是屈子行吟之地,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而且,荆楚文化,本来就有着一种特殊的神秘,同时又有着浪漫、飘逸的特点。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些深厚的地域文化对余涵宇艺术和生命的滋养。他笔下那种幽邃神秘的山水画风格不正可以说与荆楚文化有着渊源吗?在未来的时间里,祝愿余涵宇用荆楚文脉传袭下来的至情至性吞吐大荒,陈酿山水画的诗画纯度,在现代山水画进一步心灵化、诗意化的审美领域上开拓出新的精神绿洲。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余涵宇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