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余涵宇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现代视角中的山水意象——余涵宇山水画释读

2006-09-13 10:13:4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徐恩存
A-A+

   余涵宇的山水画,是现代视角下的艺术探索与寻找,画家笔下的巍峨山峦、危崖峭壁、冷月荒原、古塞林莽、风霜雨雾等,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山水意象翻版,它们一扫古人笔下的残山剩水、无病呻吟的模式与气息,而以悲壮雄浑为山水画意象进行颠覆和取代,以现代视角去作意象的整合,在整体上体现出象征意味的山水画文本的独特美感。有理由认为,当代画家以现代视角去重组山水意象,传达现代文化气息与精神感受,是一种清醒的、敏锐的、先锋式的激情表达,这是艺术活力的充分显现。

  读解余涵宇的作品,我们发现画家对山水意象的选择、把握与提取,以及意象象征的取向、程度与分寸,都来自于画家自身的感受力、领悟力;作品中的意象、形式、笔墨与境界的营造,都是在感受基础上充分想象并建立相对秩序的必然结果。重要的是,画家余涵宇对山水意象诗意而富有创造的归纳与表现,以及形诸笔墨的美感与魅力,是感性概括力和理性理解力二者共同作用的结果,并取得了平衡后的空灵、含蓄与雄浑。譬如《寒秋苍崖山·雨喁云漫天》、《霜雾》等作品,都是借不同的山水意象、不同的题旨意蕴、不同的气息境界,展示现代文化视野中的山水符号内涵,展示精神化与艺术化了的笔墨语言秩序景观;从这个视角去理解余涵宇的作品,便发现一个朴素而真切的规律——从有形到无形,再从无形到有形,这是一个备受大自然启迪的过程,也是艺术从初始到成熟的过程;余涵宇的山水画由于凭藉了现代视角,画面上出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产生了清新而深沉的美感与魅力。

  这里,余涵宇作品的意义在于,他完成了由物质到精神的提升、形而下向形而上的转换;他的作品不在于让人看懂了什么,而在于让人感觉到了什么。因为,在画家的作品中,那些脱离了客观物象的主观意象,即山水树石、曦阳明月等,都是无法去直接解读其寓意的,只能去意会其象征性的指向与感觉。尽管如此,余涵宇的作品及其艺术脉络,仍然是线索清晰和有所遵循的。分析作品可以明显地看到,余涵宇承继了北宋范宽以来的悲壮雄浑的山水画风格与精神旨趣,并由此展开,去吸纳李成、龚贤、黄宾虹、李可染与贾又福的山水画形式与笔墨的经验,强调骨法用笔、“计黑当白”、积点成面、气韵生动的艺术整体感。当然,给予余涵宇直接影响的,也是余涵宇直接受益的导师当今画坛山水大家贾又福先生;贾又福先生属于惨淡经营型的画家,是艺术的苦学派,他的山水画观念、思想与理念,融古今中外于一炉,特别是他视自然为生命体、为自然传神写照的思想与意笔工写的表现手法都使余涵宇获益匪浅。这一切,使余涵宇眼前展现了艺术发展的多种可能性,摆脱与力避了文人画逸笔草草的“自娱”性与笔墨游戏的“把玩”特点。因此,在山水画中强调气势与气韵,营造雄浑与悲壮,传达苍凉与旷远,便成为他作品的基本品格与美学追求。

   造势,是余涵宇山水画的精心之处,画家深知一幅作品,尤其是山水画的结构形态及一定的结构技巧都是造势必不可少的要素,如此才能在画面中造就峰回路转、千波百折、跌拓恣纵、烟锁云断的万千气象,才能使咫尺空间变幻莫测、气势充盈;在局部意象表现、组织和总体安排上,不仅恰当地顾及到局部与整体、山与水、水与云、云与石的外部关系,还精心构筑了上述意象的内在情感表达与意绪的流露;《寒秋苍崖山·雨喁云漫天》、《霜雾》属于“理势”构造,即在一种方圆、大小、黑白、曲直的既定秩序中体现出逻辑的力量,笔墨点线的繁简疏密形成墨、白、灰的空间关系,展现出山水画的一种本质属性,作品因而显现出冷峻的气势,气韵在画面中隐而不露,给人以“于无声处闻惊雷”式的震憾;而《月冷霜寒》系列属于“情势”构造,在抒情性中表现出浓郁的感情色彩与魅力,其中“情与气偕”则含有明显地气势涌动的特点,使之体现出生命活力与审美价值;应该说,这是画家以现代视角、现代情怀直面自然,并把自然理想化、精神化与诗意化的结果。因此,余涵宇山水画因为重在造势,为作品带来了运动感,展现出了强大的张力与生动的气韵,进而逼近了一气呵成的、出神入化的境界,折射出画家自我超脱的精神生命。

  中国画自古有“画为心画”一说,是说中国画的形式、笔墨都是人的内在生命精神的展现,笔墨不仅仅是纯粹技艺,它的运用直接受画家内在精神的制约。余涵宇在自己的作品中,强调以高昂的生命活力和创作激情来驱动笔墨的表现,这样的笔墨表现即是“真诚”的表现,也是创意的表现;惟如此,才能产生气韵生动的笔墨传达,显现出生命精神的活力,如《大壑古原风》、《夕阳半衔山》等,都是此类作品。

   所以,余涵宇的作品,在“笔笔是笔,笔笔非笔,笔墨都成意象,意象又成笔墨”的整体状态中,获得了气韵生动的效果,他以笔取气韵,墨现生动,墨以笔出,笔墨同生,其作品则自然雄浑激荡、苍茫悲壮,诗情与意蕴令人回味不已,进而达到了理想的审美境界。

  显然,余涵宇的山水画艺术因为现代视角的嵌入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笔墨形式。在画家这里,视角的问题是一个怎样“看”世界的问题;现代文化语境中,人们把一切关系都可以归结为一种“视角——看”的关系,并进而构成一种空间特点——在真实与虚拟之间去看空间中物与物的关系。就意象象征性而言,从画家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意象可以隐含和代表一种文化、一种历史的特点;于是文化、历史凝固为一个点、一块山石、一溪流水、一个象征;这样每个瞬间、每个意象、每个笔墨方式都必然包含着全部时间流程的所有信息,这正是余涵宇作品的动人之处与魅力所在。这种思维方式算不上十分现代,但在现代却具有特别的意义;即,是对“万物皆备于我”的全新阐释;同时,这也是画家艺术自觉的结果。

  余涵宇是一位年轻的艺术探索者,他的探索当然是从形式、笔墨与美感的角度进行的;他的山水画,形式,是情感的积淀,是完成了的内容;笔墨,是情怀与感受的某种转换;美感,是山水符号转化为艺术符号,从而将自己的视角转化为艺术表达的结果;最终,他完成了自己的艺术创造,抒发了现代人的自然情怀。

  这样的艺术,既属于这个时代,又属于历史,余涵宇正在为此不懈努力着,也不断地收获着。我们相信,“苦心人,天不负”,一切真诚的探索与付出,终将有丰硕的回报,不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对余涵宇来说,重要的在于后者,对此,他义无返顾。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余涵宇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